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蛇夜话

妖气凛然 正气不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Lost  

2013-12-20 11:34:28|  分类: 泼水杖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,怎么飞也飞不高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是体力不支飞不高。也许是年事已高没有意愿再飞高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车送修了,昨天下班没人接,气温在我没有注意的时候已经零下了。穿着小白外套小白裤子走在街上冻得瑟瑟发抖。路灯昏黄昏黄的,树枝零零落落挂着未落的叶子,车流湍急地流过,刹车灯一会儿亮一会儿灭,明明是喧嚣的城市,因为太冷,觉得只有色彩没有声音。打不到车只好一直走,我从小镇来到城市,上班第一年坐遍了这座城市大部分公交线路,第二年换了工作,开始骑小摩托车,后来就有了车。我对城市公交的体检,认真说起来只有一年。出差在外,上海,北京,香港,欧洲,公交系统发达,都不能作数算我的日常生活经验。

       我是幸运而不自知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在青的第一份工作是办公用品销售兼送货。有一次业绩太好,公司派了一个大姐协助我去送货。那会青岛有小公共,在警察看不到的情况下招手即停,四站六毛,而公交车是五毛。东西太多,我招手就要上小公共,大姐就急了,说我们去坐公交车啊!我说就差一毛钱啊,我们背着提着搬着这么多东西。大姐的火气明显噌就上来了,她强调“这不是一毛钱的问题!而是一个思维的问题!”我不明白也不敢反驳,乖乖的跟着她上了公交车。

        大姐是哈尔滨人,因为爱上有妇之夫,两人各自撇下家庭私奔来青岛。她样貌姣好,来青多年未置新衣,旧冬衣多是貂皮,好看的羊毛大衣,窄毛呢裙。她每天花淡淡妆上班。那瞬间对我的愤怒,是她对大哥的愤怒。大哥每天下午都耗在我们冰凉的小办公室吃橘子,在电暖气时一排烤七个,给大姐扒两个,自己吃五个。年轻的我眼见着他们爱情一点点熄灭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 时至今日我也不明白,六毛钱的小公共和五毛钱公交的“思维的问题”。我只能在回想旧事时醒悟,大姐原来也是不明白的。女人比男人背负的一直都要多。她明白了,大哥还不明白,她说不明白,甘苦自知。我幸运,也不必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 走到公司和家一半路的时候我打到了车。晚上翻了半本爱丽丝.门罗的《逃离》。这件旧事便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小说里的女人们都做了逃离的举动,大姐也是。勇敢并不一定能够被成全。但逃离总是意义的。不管被遗忘了还是从此转折了。在那个时代,女人们能做的并不多。能作如萧红都要叹息女人的天空是低的。

        西洋的情况比我们好半个世纪。郝思嘉如风中旗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界上唯有土地与明天同在 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偏爱的人物都是“I am good"的,绝望主妇里的linette,傲骨贤妻里的Diane 。有个专栏文章说默多克欣赏邓文迪的野心勃勃并且给了她机会,而她用十四年证明自己并没有和野心匹配的才华。”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,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“在时光转换中默默改变了,女人不然没有雄心,不然不要用错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 讨论女性的话题让我厌倦呢。四两拔千斤的女性不用惴惴絮语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     走了好多路,白裤子被靴子染了褐色,这真让人烦恼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